叶小东百折不挠手工业弹棉,最暖和的被窝都以

日子渐渐好了起来。特别是前几年,来弹被子的人较多,最高时月进账一万元。今年8月,易思琼的丈夫因劳累和疾病,在47岁的年纪就撒手而去。说到这里,她眼里泛起了泪光。

“弹棉匠”又称“弹棉郎”,

“弹棉花?我已经不弹了,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弹嘞。”接电话的是下沙最后一位弹花师傅——今年已经54岁的於见兴。在下沙,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这位弹花师傅,甚至有人亲切地称他为“膨花佬”。

www.649.net 1

2003年,易思琼与丈夫盘下现在的店面,终于安定下来。“以前是用弹弓弹,不停地用手指拨动一米多长的弓弦把棉花弹起,确实污染空气,好在是户外。”易思琼介绍,现在是机器弹,旧棉被这头进去,那头出来的就是翻新了的棉花,弹再多被子,店里空气也不差。而且压磨、上线也是用机器。检查到机子压得不太均称,她才会再用磨盘手工磨,劳动强度大大降低。

那时候的手艺活既体面又挣钱。

后来,於师傅弹棉花的好手艺,一传十、十传百。前来找於师傅弹棉花胎的越来越多,除了下沙本地居民外,还有来自八堡、乔司、老余杭、绍兴等地的人,“从温州跑过来的都有,说不清楚了。”於师傅说,生意最好的时候,预定一张全新的棉花被得等上20多天才能拿到手。

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手工棉被逐渐被机械纺织品取代,弹棉花技艺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在企石镇,“弹棉匠”叶小东,至今仍经营着一家手工棉胎加工店,坚持手工弹棉花,为附近居民定做新棉胎或翻新旧棉絮。

居民刘建湘送来一床2米宽的10斤老棉被。易思琼称重后报价:“65元。”“便宜点罗,60元。”“那行,你放这吧,后天取被子哈。”易思琼爽快答道。周边的门店老板告诉记者,现在要找棉花加工匠很难,走街串巷的匠人绝了迹,棉花加工店方圆几里也就这一家,开福区上大垅下大垅到王家垅这一带居民要弹棉花都找易思琼。她收费便宜,脾气好,从来不与顾客吵嘴。

都说“弹棉花”靠“弓”。

一弯弹弓、一把弹花榔头、一个揿花盘、一张木制磨盘以及一根甩丝棒,这就是弹棉花要用到的工具。

www.649.net,“辉煌时期仅企石镇就有20多家棉胎加工店,到如今,常年开门营业的仅剩我这一家。一些弹棉匠旺季到了才接些单,多半从业者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谁还愿意学弹棉花?”叶小东说,手工棉被业成了夕阳行业,但他不想轻易放手转行。“弹了这么多年,对这行也有感情了。直到现在,还有人拿我父亲弹的棉被过来翻新,足以说明手工棉被质量好,客人的一个赞,就是我坚持的理由。”

记者昨日走进开福区东风路欧波港湾对面的工商巷,易思琼正在门面内压磨棉花。今年45岁的易思琼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沧桑。只见她拿着磨盘不停地压着翻新后的棉被,两旁的老棉被和正待加工的棉花堆得老高。

www.649.net 2

17岁那年,血气方刚的於见兴开始跟着“准丈人”学习弹棉花。三年后,於见兴顺利出师,开始独立弹棉花。这一做就是36年,直到去年十月。於师傅说:“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免费教学,把这门手艺一代代传下去。”

有人拿上一代弹的棉被来翻新

“当年我背着娃到处跑,不少东家都心疼我,帮我带娃,带东西给孩子吃。”易思琼笑着说,“一次,我们给怀化一位东家弹被子也就三四十元钱,他另外给我娃打了40元红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恶人好人都碰到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在黄土岭,他们正给一户居民弹被子,马路对面一位门店老板一边骂他们污染空气,一边跑过来拿打火机把棉花点燃,烧光了所有棉花。东家的三个女儿闻讯后与那位门店老板讲理,帮她和丈夫讨回了公道。

而所有的竞争亦或人心的获得,

手工棉花被,一直很受下沙人喜爱

叶小东的手工棉胎加工店,位于企石镇宝华路。店面只有10多平方米,简陋狭小的空间里,整齐地摆放着几十床成品棉被,一台研磨机占据了店铺的大半地方,角落里堆放着棉花、棉线等原材料。叶小东腰绑弹弓,手握木槌,不停地敲打着弹弓上的牛筋,利用牛筋的振动将棉花弹松。伴随着清脆的击弦声,店铺里棉絮纷飞。

1991年,二十出头的新嫁娘易思琼跟随丈夫离开四川广安老家,来到湖南走街串巷弹棉花。“那时候,一床10斤重的被子也就5元加工费。”易思琼回忆说,她和丈夫背着弹弓、磨盘、锤子等十几斤重的装备,跑遍了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等十来个地市。走街串巷吆喝“弹棉花啵”,一接到生意就当场开工,不分昼夜把棉被赶制出来。那时的日子很辛苦也很甜蜜。在四处奔波中,他们收获了爱的结晶——儿子。

上海影视乐园陕西路“棉花店”实景▲

於师傅说,手工棉花被真是少不得的,家家户户办红白喜事都得用到,“真的是生也少不了、死也少不了。”於师傅说,“刚刚生出来的小毛孩,最好也盖棉花被,透气。”

“手工弹棉所用的弹弓由杉木和牛筋做成,加上木槌重达20斤,操作起来相当耗时耗力,机械不仅节省了时间和人工,加工出来的棉絮也更均匀密实,这本是件好事。”叶小东说,但随着空调被、羽绒被等占据市场,手工棉被业自2004年开始进入萧条期,订单越来越少,到最后连工人也请不起,如今只有夫妻俩经营,生意依然是越来越惨淡,有时十多天都没一单生意。

曾经走街串巷弹棉花12年

去弹棉花师傅那里,弹几床温暖舒适的大棉被。

“一面弹好还要弹反面,做好一张棉花胎总共要七八道工序。”於师傅回忆说,从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忙到晚上六点,一天也只能弹两三张手工棉花胎。

“刚开始我并不愿从事这行,因为我学生时期曾帮父亲打过下手,觉得太辛苦了。但父亲不愿这门手艺在他手中失传,就硬是逼我做了弹棉匠。”叶小东告诉记者,两个哥哥都不愿子承父业,考虑到父亲的情绪,他高中一毕业就跟父亲学弹棉花,至今已有22年弹棉花的经验。

10斤老棉被60元可翻新

其由来之久可追溯到元代。

“弹棉花啊弹棉花,半斤棉弹成八两八哟,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哟,弹好了棉被那个姑娘要出嫁。”正如这首《弹棉花》所唱,在老底子下沙人的习俗里,姑娘们在出嫁前总得准备几张全新的、手工弹出来的棉花被作嫁妆。

41岁的叶小东来自河源龙川,是个“弹二代”。他父亲早在1964年就来到企石做了一名“弹棉匠”。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弹棉匠”曾供职于供销社,拿工资为全镇居民弹棉花。改革开放后,供销社取消经营人工棉被业,“弹棉匠”们纷纷自立门户。

生活还得继续。易思琼在办完丧事后,重新开门营业,还支持儿子在天心区迎新路迎新安置小区开了一家分店。“但现在生意越来越差,有时一个月只能进账两千元。很多人家里都买了蚕丝被、天丝被,有真丝的也有化纤的,反正都不用再弹了。”易思琼说,她只读到小学二年级,也没有别的谋生技能,只要街坊们有需要,她就会坚持把店面开下去。

“弹棉匠”那些事儿

早些时候,於师傅都是身背弹弓,走街串巷到人家家里帮忙弹棉花的。拆下一扇门,平放在凳子上,开始重复一系列的工序,让成团的棉花变成一张张柔软的被褥。

每人每天最多弹两床

有一天我经过一家古老的棉被店,那里面传出一种声音,听起来多亲切……”这是一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歌曲讲的是一位弹棉花匠人。今天,这样的匠人已是“古董”了。在长沙市区,记者寻访到了一位弹棉花匠人易思琼。这位四川妇女追随丈夫到湖南,从事棉花加工业23年。丈夫身故后,她仍带着儿子坚守老行当,棉被加工质量好、收费平,街坊四邻都夸赞他们的好手艺。

民俗所用的纱一般为白色,

下沙最后一位弹花师傅

随着科技发展,弹棉花从原来的弹弓、手工磨盘发展到半机械化,机器取代了弹弓,电动磨盘代替了纯手工劳动,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妻承夫业把手艺传下去

从弹棉花、压棉花胎,到穿线、包边,

除了垫盖舒适之外,棉花被还有便于翻新的优点。拆开已被压实的发黄棉花被后,经过重弹加工,就能重新变成一张蓬松、柔软的棉花被,和当初新的一模一样。

谈起学艺之路,叶小东说非常辛苦。“弹棉花上手容易,但精通至少要3年,包括弹棉、研磨、下棉线等十几道工序,单弹棉花这一道工序就要3个小时,费时费力。一床棉被制作完成需要8个小时,一个人一天最多能弹两床棉被。”

有一天我经过一家古老的棉被店,那里面传出一种声音,听起来多亲切……”这是一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歌曲讲的是一位弹棉花匠人。今天,这样的匠人已是“古董”了。在长沙市区,记者…

每逢新人结婚或者入冬,

弹棉花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就算是数九寒天,气温达到零下,忙于弹棉花的於师傅也总是只穿一件单衣、额头冒着热汗。

2000年,叶小东经人介绍,结识了一位比他小7岁的本地姑娘。他凭着勤劳朴实和一门好手艺,虏获了姑娘的芳心,两人很快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夫妻俩一起经营棉胎店,因为为人诚信、棉被质量可靠,前来帮衬的客人络绎不绝,夫妻俩的小日子也是蒸蒸日上。

那些年,最温暖的被窝都是“弹”出来的!

去年十月,於师傅从过渡房搬入新居。由于场地空间的限制,於师傅不得不放弃陪伴他近40年的弹棉花工作。

叶小东坚持手工弹棉,为居民定做新棉胎或翻新旧棉絮。

讲究的人家会要求在白棉线里铺一层彩线,

手工弹棉花36年,制作了5000多张棉花胎

寒露一过,气温随之降低,在这样的天气里,叶小东开始迎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期——弹棉花、做棉被。作为旧时的传统技艺,弹棉花曾是不少人养家糊口的行当,加工出来的棉被,更是民间婚嫁必不可少的嫁妆之一。

不少价格昂贵的被子,论其实用性还未及普通棉被。

“先拿手磨一遍,然后人站在磨盘上磨,这样做出来的棉花胎才结实、不容易破。”於师傅说,“人站在磨盘上时,全靠身体扭动带动磨盘前进,先在外围荡一圈,慢慢靠近棉花胎中心,这样要重复六七遍。”可以说,这是做棉花被过程中最难、也是最累的一道工序了。

手工棉被非常保暖、经久耐用,即便是年头久远的旧棉絮,一经弹制,又可恢复洁白柔软。这样的棉被在过去,还是民间嫁女必备的嫁妆之一。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是手工棉被业的辉煌时期,叶小东经营的棉胎加工店当时请了6个工人,“最多一天接过25床棉被的订单,尤其到了冬天,订单更多,从早上5点半一直忙到凌晨是常有的事”。

如今一台机械的生产效率是手艺人的数十倍,

从17岁学弹棉花算起,於师傅亲手制作的棉花被已经超过5000张了。

子承父业弹棉22载

弹、压、拉线、磨平,

“结婚的新人至少要准备两张棉花胎,一张用来盖,一张用来垫。”於师傅翻开折叠好的棉花胎,指着中间的红绿纱线对记者说,给新人做棉花胎时,往往要放几根红色、绿色的纱线,有的还要放上“囍”、“鸳鸯”等图案,讨个好彩头。

上影匠人们参照历史资料,

一张手工棉花胎的诞生,要经过七八道工序

每天翻新的床褥有限,

在所有工具中,他保留了一把弹花榔头、一张磨盘作为纪念。“他们叫我扔,我也舍不得扔。老起来的时候,看看也好的。”於师傅说,这些工具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陪着自己三十多年了。

民俗与进化

金秋十月,这本该是於师傅最忙碌的时候。但今年此时,他正在找一些其他的工作来充实生活。於师傅遗憾地对记者说,弹花被真是少不得的,如果有场地、也有人想学,他愿意收徒教人,把这门手艺一代代传下去。

导致没有了赚头,难以维持生计。

弹花榔头有节奏地落到弹弓的羊肠线上,弓弦一边发出“嘭嘭、啪啪”的声音、一边均匀地上下左右振动。平放在门板上的棉花随着弓弦跃动起来,这就是弹棉花的场景。弹完之后,於师傅就要往棉花上布线、再用直径约为50厘米的竹编揿花盘按压棉花,最后用磨盘来回磨,使棉花和纱线粘连在一起。

那些曾为我们编织温暖的手艺人,

尽管蚕丝被、羽绒被等织品逐渐成为年轻人的首选,但还是有很多下沙人喜欢手工弹出来的棉花被。即使是现在,於师傅还会接到一个个的电话,请他帮忙弹一张棉花胎。

www.649.net 3

“先把摘来的棉花晒开、剥掉棉花籽,才能拿来做棉被。”於师傅介绍说,弹棉花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讲究,“做出来的棉花胎要中间厚、周围薄,这样的被子盖起来才舒服。”

迄今为止它已延续了1000多年历史。

如果有场地有人想学於师傅愿收徒传手艺

旧棉被的棉花变“实”了,

想招徒传手艺

手工活到底曾倾注了更多的专注与温情,

弹一床被子要花两三个小时。

弹棉花的手艺早已被机械化操作替代。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养殖业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