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不是律师,标准律师行当管理及辨方执业行为

图片 1

第一,该条入罪门槛过低、弹性过宽,且“侮辱、诽谤、威胁”都是主观性很强的用语,至于“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这一兜底条款,弹性更大,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对刑法条文应具备高度明确性的要求,在实践中极有可能被严重滥用。

“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殴打诉讼参与人以及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等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属于犯罪;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按照妨害公务罪的规定从重处罚。
历经三次审议和多次修改后,刑法修正案(九)(以下简称刑九)近日获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备受关注的修改扰乱法庭秩序罪、暴力袭警入刑问题尘埃落定。
多位司法实务界人士今天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刑九的这两处修改有利于维护法庭秩序、树立警察权威,应该全面理解并严格依法适用。建议有关部门出台司法解释,明确相应罪名的具体标准,细化相关流程规定,确保新增条款从“纸面”走到“地面”。
扰乱法庭秩序时有发生
“修订扰乱法庭秩序罪,顺应了当前司法实践的现实需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尚学文介绍说,尽管目前庭审秩序总体良好,但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时有发生。
比如,庭审过程中,有的当事人情绪失控,频频打断法官、检察官、律师发问;有的当庭辱骂甚至殴打辩护人、被告人;有的旁听人员私扯横幅,大肆喧哗、哄闹法庭;有的冲击法庭警戒,毁坏法庭设施,导致庭审无法顺利进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修订,对于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促进庭审秩序持续向好,具有积极意义。
尚学文告诉记者,虽然刑法修正案(八)增设了扰乱法庭秩序罪,将聚众哄闹、冲击法庭以及殴打司法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入罪处理,但这一罪名实践中运用较少。“以河南为例,近3年来仅审理此类犯罪案件3件,判处犯罪分子3人,实施效果不够理想”。
尚学文分析,出现这种现象既有定罪标准不够明确具体的原因,也与执法观念和司法环境有关。过去较长时间内,受“维稳”思想的牵制,一些地方政法机关对于当事人缠诉闹访、哄闹法庭、甚至当庭殴打司法人员的行为,不敢依法打击,客观上是一种姑息和纵容。
“诉讼活动中,法官、检察官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国家在行使审判权、公诉权,律师、法定代理人等诉讼主体的参与,是为了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因此,良好的法庭秩序,既是保证诉讼顺利进行的需要,更是彰显国家法治尊严、维护国家司法权威的需要”。尚学文说。
细节有待司法解释明确
“修正后的扰乱法庭秩序罪比原来更加全面了”,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全国首届审判业务专家孙海龙说,相比原刑法第309条,新条款虽然量刑没有变化,但具体构罪情形增加了3项,即“殴打诉讼参与人的”“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有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等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
孙海龙认为,这一条款应当严格依法适用。世界大多数国家藐视法庭罪的定罪门槛较低,甚至法官可以直接定罪。但在我国,这个罪是一个公诉罪名,需要经过侦查、起诉和审判环节。程序如此设计,有效防止了法官可能的滥用。如何有效划清“侮辱、诽谤、威胁”与诉讼参与人激烈甚至不当言辞的界限,还有待司法实践的具体检验和发展完善。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殿学律师也认为,目前刑九的相关条款有些模糊,需要出台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比如,对污辱、诽谤、威胁等言论入罪的条件需严格限制,至少要达到独立诽谤罪标准才能入罪。
“污辱、诽谤、威胁等基本上属于言词范畴,并没有清晰界定;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的概念不清楚;不公开审理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概念较模糊,容易被扩大理解”。王殿学认为,进一步明确规定,既能使法条发挥维护司法权威的作用,又能避免实践中被扩大解释以致滥用。
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庭长姜双说,法官具体适用这一条款时可能非常谨慎、克制。一方面,它的自由裁量范围较大,主观判断较强,弹性比较大,比如何为“情节严重”,实践中不好掌握;另一方面,适用这一条款属于公诉案件,如果法官与检察官认识不一致,可否提起自诉?管辖方面,是在法官所在地法院管辖,还是交叉管辖或者异地管辖?期待出台更为细化的操作流程,避免条款适用出现“落地难”。
暴力袭警入刑震慑力强
与刑法修正案(八)相比,刑九新增“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按照妨害公务罪的规定从重处罚”的规定,受到社会群众广泛点赞。
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政委沈霞说,近年来全国多地出现侮辱谩骂、围攻阻挠甚至暴力抗法、恶意袭警等行为,呈现出公开性、盲从性和残忍性的特点,并从个人突发性抗法向有组织群体性抗法发展。不仅危及警察生命安全,而且严重损害了警察的执法权威和法律尊严,降低了人民群众的公共安全感。
据统计,天宁公安分局2014年以来发生阻碍执行职务案件34起,其中5起转立为刑事案件;妨害公务罪案件14起。除此之外,随意辱骂民警、摔砸警方物品的行为不计其数。去年年底,天宁公安分局一名派出所民警处理一起迪厅打架警情时,被6名犯罪嫌疑人群殴,头部被砸破,耳朵被咬掉一块。后来5人被判处有期徒期6个月,1人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按照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定罪量刑标准,盗窃(没有前科)1万元以上的起刑点就是6个月,“可见对日益猖獗的袭警行为,目前量刑明显过轻。违法成本低,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沈霞说。
“刑法作为我国处罚最为严厉的一部法律,除了惩罚犯罪,还具有强大的震慑作用”,沈霞认为,刑九在妨害公务罪中将袭警行为明确列举出来,可以更好地起到震慑和预防犯罪的作用,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该法第四章第三十六条规定,律师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的,其辩论或者辩护的权利依法受到保障。

上海政协常委胡光:将律师执业活动轻易入刑法是短视建议取消

当前审判是什么状态,律师强调,只有“出庭律师”才能感受到法庭和公权的傲慢。的确如此,在评判该条款的时候多是站在一线的“出庭律师”,他们列举了大量的现实案例来证明法庭的冷眼与迁延,自然就有了立场而不仅仅是观点。有律师提出,在法律的实施过程中,人们往往注意的是罪与非罪的结果,所以善良劝慰大家不必太过担心涉争条款的入罪后果。其实,执业律师内心明白,涉争条文即便通过并适用,其最终结果也如同306条一样宣告无罪的更多。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一旦法庭可以借此可能并无后果的行动,根据其庭审的需要,随意就可以拿掉律师在法庭上的作用,那么律师执业行为就走到尽头了。在法庭这个特殊的环境里,老百姓并不愿意看到公权力对私权的一种恣意和霸道。否则,我们损害的必然是整个法治生态。

视频新闻

图片 2
粗心老板把顾客锁店里
警察救援时两次笑出声

图片 3
失误的代价!南非小鹿一头撞进狮群沦为盘中餐

图片 4
高校学生上演“废品维密秀”
用编织袋废纸盘做翅膀

图片 5
马云:退休后可能当回老师
最后的时光要在沙滩上

第三,这条修正案与四中全会确定的司法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不利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宏伟战略。四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要“强化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知情权、陈述权、辩护辩论权、申请权、申诉权的制度保障。健全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法律原则的法律制度。”我国现实的庭审格局是,刑事案件中控辩双方控强辩弱,民事案件中审辩双方审强辩弱,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律师的知情权、陈述权、辩护辩论权等诸多权利受到普遍压制,而这正是四中全会决定明确要求改革的部分。依照四中全会决定,未来应该努力构建以庭审为中心,在刑事案件中以法官消极中立,以控辩双方平衡为特点的庭审格局,以及在民事案件中以审辩双方相互尊重,以原告被告双方充分披露案情事实、充分陈述辩论为特点的庭审格局。

为此,我们专门召开了《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的研讨会,与会中,作为司法共同体的法院同志提出,“以庭审为中心”的司法体制改革,法庭需要获得敬畏,法庭秩序需要得到保护,这次修法是符合司改精神的。也有律师同仁自信并自律地反问“如果我们依法执业,那么,我们到底怕什么?”。

  第四章第三十七条进一步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

刘红宇认为,刑事辩护与人的自由和生命相关,是律师业界公认的最有价值的业务,但是,据不完全统计刑事诉讼辩护率不到30%,因为刑辩艰难,大量刑辩律师转型、转行,队伍日渐萎缩,辩护质量下降,辩护队伍缺少荣誉感,成就感。本次修改拓宽了罪名的范围,“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等行为将构成犯罪,虽然草案的受害主体包括了律师在内的所有“诉讼参与人”,但由于缺乏量化标准,该罪名容易扩大化,这可能导致刑事辩护律师维权辩护更加艰难。

有人用回顾的方式统计了1997年修订的《刑法》第306条,尽管立法者至今也不愿意承认该条款是专门为律师而设置的,但该法条实施10年后发现,共有140名律师因该条款而涉罪,最终只有32例被判决有罪,单就这一条的无罪率高达约77%,该条文在司法程序中被错误使用的几率是最高法院正常无罪率的1167倍(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无罪判决率为0.066%,也就是说是万分之6.6)。可见,这一条款的确实已经被严重地滥用,其灾难后果明显倾落于律师执业群体。据此,执业律师群体对本次《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35、36条的担忧提出了现实的理据。

  对于扰乱司法公正的行为,2015年1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颁布施行,其中第三百零九条规定:“有下列扰乱法庭秩序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很明显,律师是诉讼主要参与人,所以殴打律师涉嫌犯扰乱法庭秩序罪。

再看《说明》第三十五条,增加了“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以及“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的”内容,将刑法第309条修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来源:大案

新浪新闻公众号

至于披露个人隐私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情况,学界和社会仍然存在很大争议,不宜急于以刑法入罪的形式加以规范。

(四)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

  不只是“故意伤害罪”那么简单

二、《刑事诉讼法》并未作出相应修改,没有相应的配套的刑事诉讼程序,无法保障犯有《草案》中第308条、第309条的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例如回避制度是现代各国刑事诉讼法普遍确立的一项诉讼制度,由于刑事诉讼法此时未有相应的规定,根据《草案》的相关规定,如果犯罪嫌疑人侮辱、诽谤、威胁的是主审法官,则该法官此时是受害者,是利益攸关者,此时再由该法官审判量刑,则法官可能带有偏见,有违《刑事诉讼法》中建立回避制度的立法本意,无法保证审判的公平和定罪量刑的公正。

二、请求对《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36条第(三)、(四)项暂缓增补,因为当前立法的时机并未成熟。

  据悉,被殴打的两名律师是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顾冬庆、王志伟。顾律师称:“当时他们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打,我就往大厅跑,有五六个人把我架着往一辆商务车上拉,叫嚣着要把我活埋。到了商务车上,我看到有铁锹、布袋子。他们二十多人分两批,我和王律师每个人身边都有十多个人,我看到王律师被打倒在地上。”

四中全会决定为全面依法治国指明了方向,规划了蓝图,令全国人民鼓舞。然而,遗憾的是,近期全国人大公布的《关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的第三十四条和第三十五条中,增加了对律师个别违规执业活动的刑罚,不仅与四中全会确定的司法改革方向背道而驰,而且将危害整体长远的法治体系的构建。

客观地讲,《刑法修正案(九)》涉争条款确实具有普适性。但我们注意到,大家对涉争条款的担忧和指正不光是因为条文的文字表达或抽离了具体语境的规范或设计本身有了问题,而沉重忧虑她在执行中被歪曲以至损伤了律师的执业权利,故而迸发了维护“律师执业生态”的呼喊。从当前《刑法修正案(九)》涉争法条本身来看,她已将涉罪主体放大到司法工作人员,亦将保护对象涵盖到诉讼参与人,最大程度考虑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础精神。然而,更多的执业律师提出,法律的生命不是逻辑而在于实践,法律最大的价值在于实施,他们更关心谁来实施和如何实施!

关键字 :
殴打律师活埋

综上,建议全国人大取消上述修改。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责任编辑:张建利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附:第三十五条在《刑法》第三百零八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八条之一:

点击加载更多

文丨张宁锐

“有前款行为,泄露国家秘密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热点博客

  • 徐静波:日本人为何不相信舶来品
  • 刘仰:我不想再挖苦奥巴马了
  • 1812年图册:俄罗斯人的休闲和风俗
  • 恐怖故事:我想吃乌图库叔叔的蛋糕
  • 杨幂会成为首位塞班国际电影节影后吗
  • 男闺蜜当众示爱,女人都会反感吗?
  •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样做好吃极了(图)

来源丨中国网

全国人大常委会: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会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